新闻中心 视频 厅局 图片站 掌媒 桂刊
网眼观察 专题 时评 通讯员 东盟 文化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教育  3C  财经 旅游 时尚
红豆相亲 汽 车 房产 健康 保险 体育 美食 游戏
南宁 柳州 崇左 防城港 宁铁
玉林 百色 北海 北部湾 西江
掌上广西 掌上红豆 广西新闻发布 网站建设 天气 青少网 数字报刊 梧州红豆网 桂林红豆网 贺州红豆网 钦州红豆网 千城联播
·广西76种寿乡产品获评“我最爱的产品奖”
·广西中烟多孔玉米粉粒项目应用降低烟气危害指数
·广西六万山年产6万吨天然泉水项目检测达标可直饮
·第45届体操世锦赛征集城市雕塑作品
·22年30城80项目 未来将重点布局南宁
高端访谈:夏立民、张建松谈极地考察的中国梦
http://www.gxnews.com.cn  2014年07月15日 21:48  字号:
视频播放

高端访谈:夏立民、张建松谈极地考察的中国梦

访谈现场。广西新闻网记者 潘毅 摄

广西新闻网南宁7月15日(记者刘洋 潘毅)地球的最南端和最北端地区拥有世界上几乎最恶劣的气候环境,有那么一些人却不惧艰难困苦地踏上探索之路,将中国科研考察的脚步永远印在南、北极之巅。7月15日下午,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综合处处长夏立民、新华社记者张建松做客广西新闻网“极地冰雪世界的中国梦“访谈节目,与网友一同分享我国极地科学考察队鲜为人知的经历。

访谈图文详情请点击>>>>>

以下为访谈文字实录:

主持人:夏处长,南极、北极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就是一片白茫茫、寸草不生的地方,我国考察队在近几年的极地考察过程中,有哪些新的发现和突破?请和网友们分享一下。

夏立民:好的。南极和北极还不一样,在北极相当大的区域里不是寸草不生的,还长有比较多的植物,但是在南极就确实是寸草不生了。而我们国家对南北极考察的重点主要是南极区域,我们到现在为止对南极考察已经大约有30年的时间了,就是中国独立的开展南极科学考察已经30年的时间了。在这30年期间,我们自己管这种成就叫举世瞩目,也确实是这样,不管在建设还是在科学考察方面,我们都有非常值得骄傲的地方。比如说,到现在为止我们国家已经在南极建立了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和泰山站,这四个考察站中长城站和中山站是常年的考察站。

昆仑站建立在南极冰带的最高点,在全世界的南极考察站中它是海拔最高、气候最恶劣的,泰山站是刚建立的,我们还有非常著名的“雪龙”号科学考察船。除了这些硬件保障外,我们国家在科学考察方面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在南极的冰雪研究文章也可以在世界顶级的科学杂志上发表,在生物生态方面,比如说对于全新式的沉积物的研究,还有在一些南极特有的生物学方面的研究,在高空大气物理方面也有研究(极光就是高空物理),所有这些其实都是南极考察的成就。

主持人:听了您的介绍真的可以感觉到硕果累累。那么极地考察对于人们探索各个领域又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和帮助呢?

夏立民:我的理解是这样的,我们人类对于地球的认识是逐步的深入和逐步全面的,在近年来的科学研究上发现地球是一个整体,不管是从气候方面、生物方面环境等等各个方面,地球每一个地方都有作用和反作用。特别是在气候学方面,南极的气候直接影响到中低纬度的变化。同样,中低纬度的变化在南极有巨大的反差,有人把它解释为南极是地球气候的放大器,就是说中低纬度有一两度的气温变化,可能在南极有3—4倍的振幅。同时科学家们也发现,在南极和北极有一些冰雪方面的变化规律和我们国家中低纬度的降水存在着相关性,这种相关性非常高,但是中间它的机理还没有研究得非常清楚,这也是我们进一步工作的方向。包括环境方面、生物方面,因为很多的动物也是在南北极间迁移的,所以从宏观来讲,南极和北极离我们并不遥远,和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只是很多的地方大家并不了解,也有很多的东西还是科学家们所不了解的,还没有研究得很清楚。

主持人:我们知道夏处长有着多年的南极、北极的科学考察经验,那么您能否跟我们回忆一下在南极、北极考察的过程当中遇到过的最艰难的经历又是什么呢?

夏立民:我去南极、北极不少次,加起来应该是9次,这里面也包括越冬的考察。在地球上最恶劣的自然环境又工作了那么长的时间,这种艰难、这种痛苦其实是非常多的。如果非要说的话,我就举几个例子吧。

十几年以前,在中山站越冬的时候,当时是极夜期间,在这期间中山站的水循环系统坏了,就是管子漏了,具体漏在哪里也不知道,因为那个管子很长,上面大概盖了3米厚的雪,我们只知道管子的走向。这时候怎么办呢?我们要尽快把这个漏的地方找出来修补好,水循环系统才能维持,要不然电也不够维持。然后站长带着全站20多个人开始挖管子,几米厚的雪,在南极只要雪经过冷冻以后是很硬的,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柔软,只有刚下的雪才是柔软的,否则是非常坚硬的。我们挖雪的时候是要用电器的,用人力挖雪是做不到的。我们挖了两天,这两天全站的人分两波,每波人挖两个小时就到餐厅去休息,有咖啡、有面条,然后再换人。因为是重体力劳动,想三四个小时换一次不可能,所以一个小时一换。挖了两天,把那个管子的破损处挖出来了,挖出来以后修好了,全站才能够正常的维持,要不然整个管路的水循环系统就坏了,考察站就瘫痪了。

还有一个例子,在昆仑站的一次后续工作中,我们有一位队员产生了严重的高山反应,因为昆仑站的海拔接近4100米,空气的含氧量相当于西藏的4400米或者4500米,因为南极、北极海拔气压的基础就非常低,虽然我们经历过高山检验和检测,但是最终还是有队员不适应高山环境,产生了严重的高山反应,严重的程度已经威胁到生命了,这个人如果再不及时处理的话就不行了,最后没有办法就动用了国际救援,是澳大利亚的小飞机落了好几次地,在野外加油,也是冒着非常大的风险把我们的队员接回去了,这个机组在两年后就英勇献身了,我们一直记着这件事。

主持人:从您的讲述我们也能够感受到,在科学考察过程中确实有很多无法想象的困难出现。那么张老师,我们知道您是在2007年就参加了南极科学考察,接着又参加了北极的科学考察,在这两次经历中,您最难忘或者感受到最震撼的是什么呢?

张建松:其实我去过3次,去年也去过一次了。2010年到北极去,其实我印象最深、令我内心最震撼的就是北极的海冰变化是最大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我坐在直升机上看着下面的冰一块一块全都裂开了,不是一块完整的冰原。当时我很担心,下面的冰这么碎,我们的飞机能不能降落在上面,我们能不能到北极点去?我记得当时我拍了一张照片,发了一个新闻叫《北极点的海冰未融先开》,我记得有一个海洋局的老科学家还专门打了个电话问这个照片是不是发错了,他说他去过北极,北极的冰原不是这样的。因为他们的印象中北极确实是千里冰原的感觉,但是当时我们去的时候看到的确实是这样的景象,所以确实感觉心情非常沉重,这是我们亲身经历的一件非常难忘的事。

另外一次是去年在南极考察的时候,我们在南极亲历了“雪龙”号救援俄罗斯“绍卡利斯基院士”号的过程,我们还经历了成功救援以后自身被困的经历,这些事情非常难忘,我现在也正在把这些亲身经历写出来。

主持人:好的,我们也非常期待。那么我们还想问一下张老师,作为一位女媒体人,当时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选择跟随考察队到达南北极进行采访的,您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张建松:其实说起我的经历,到南北极也不容易,虽然我是在新华社工作,我是1997年进入新华社的。当时第一次去中国极地研究所中心采访的时候,一下子就被南极这样一个特别神秘、特别遥远的地方吸引了,特别想去采访。但是当时我是分社的,而极地采访是由总社记者完成的。在这期间我做了十年的功课,十年以后我把我的一些采访资料寄给极地办,感动了他们,所以他们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后来就不停的去做一些报道。所以,我觉得我这些年能够一直不停的去,一方面确实是非常热爱那片土地,非常神秘、非常重要也非常令人向往,但同时也非常艰苦。

主持人:是的,因为像刚才夏处长说了,有很多我们无法想象的、意想不到的情况随时发生。那么您当时有这样的举动和想法的时候,您的家人以及周围的朋友又怎么看待您的举动呢?

张建松:第一次去的时候,家里人很吃惊,朋友们也很吃惊,就觉得“你行不行啊?个子这么小,会不会晕船?”其实第一次去自己也没有太大的信心,但是去了以后就觉得“可以嘛,还行啊”,所以后来就一直不停的去。作为记者,因为我热爱极地事业,所以我觉得应该到第一线去把他们的一些事情报道出来,这是我们的职责。

主持人:在您的印象当中,当您出现在科考队当中的时候他们有没有特别惊讶这么一个说话柔声细语的女记者来跟队报道呢?

张建松:其实当时“雪龙”号上我是唯一一个留下来的女性,大家非常支持我的工作,有些活都帮我干。

主持人: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应该给您“点32个赞”。那么夏处长,南北极的环境是非常恶劣的,有可能会出现一些我们生活当中难以想象的困难,咱们的考察队是怎么克服这些困难的?

夏立民:刚才你用了一个词叫难以想象,那么我就解释一下或者具体一下,让你容易想象。比如说我们去昆仑站的队伍,他们的工作状态是这样的,室外的气温是零下40度,挖雪坑的温度是零下50度,空气的含氧量是平原地区的51%,刮大风,地吹雪,导致有时候低着头的时候看不见自己的脚面,能见度只有一米。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是速冻的,就在雪橇上扔着,因为在零下40度的环境下也不会坏。吃饭的时候20多个人在一个小的集装箱里只能分批吃,而且同样大小的集装箱我们叫生活仓,里面住着8、9个队员。

主持人:这个箱子多大?

夏立民:这个箱子就比正常的集装箱稍微大一点,外表看起来像集装箱,但其实不一样。箱子里面如果要通风的话会很冷,如果你不通风的话会很缺氧,所有的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如果在外面走的话还需要注意冰裂隙,还有强紫外线,所有这些东西加在一起乘以60天,这就是我们整个队伍的工作环境。

其实从事南极考察工作已经30年了,我们总结出8个字,“爱国、求实、创新、拼搏”。看起来不是很起眼的这8个字我们坚持了30年,而且这八个字中字字有内涵,我们的队员也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用这种拼搏精神、用这种奉献精神,以自己对祖国的热爱从事南极考察工作,克服了各种各样的困难。在这期间,党和国家领导人从各方面都给予了关怀,社会各界其实包括企业,也包括新华社这样的媒体都给了我们很大的关注。企业里面,比如说安利公司给予我们很大的帮助。因为我们在南极吃的少,速冻的东西营养并不全面,只能提供非常高的热量,但是营养不一定全面,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有安利的一些食品去补充我们身体的维生素和微量元素。在考察站上工作的时候,我们还有安利屋,因为它们家用的洗涤产品非常符合南极的要求,环保、浓缩、高效等等,所以我们和安利的合作也超过10年了。不只是安利,还有其他一些热心的厂家给了我们一些实质性的帮助,在这里也非常感谢全国人民对我们的关心,感谢给我们做出了无私帮助的这些厂家。

主持人:张老师,近年来不断有一些科研机构传述全球自然环境恶化的消息,比如极地的臭氧层日渐稀薄、温室效应引起全球气候变暖等等。您觉得从媒体人的角度,应该倡导大家从哪些方面来爱护、保护我们的自然环境?

张建松:我觉得媒体人的一个重要职责是读者的耳目和喉舌,首先应该深入一线去引导读者,去看一看自然环境到底已经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把我们看到的一些真实的自然呈现在公众的面前。其次,我们要多报道一些正能量,比如说环保做得好的一些企业,多报道一些科研成果,多报道、多追踪一些科学家的研究,让大家多关注地球,因为地球每一天都在变化,让保护地球的理念深入人心,引导每个人在每一天从我做起,应该用环保的产品、低碳的产品来保护我们的地球。

主持人:在访谈接近尾声的时候,我们也想请夏处长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国对于极地科学考察下一步的计划和工作重心是什么,未来会有什么样的目标呢?

夏立民:好的。在科学方面,我们会继续加大在南极和北极考察方面的投入,也就是说在更宽的领域范围内,因为我们过去的科研主要是集中在优势领域,现在我们会拓展研究的领域,而且随着我们国家在南极新建考察站和计划中新建的考察船,如果将来投入运行的话,那么南北极研究的地域范围也会比过去有非常大的扩展,也就是在更大的范围、更宽的领域,我们争取在更深的程度、深度上取得世界一流的科研成果,能够使中国在南极事业中的话语权份量能够更重一些。比如新建的南极考察站、南极考察船、飞机、新项目的开展都已经在集中部署中。

主持人:好的,最后我们也想请张老师跟我们说说您对于我国极地考察事业的期许和期待?

张建松:我们国家极地科学考察事业,这些年从科学考察大国向科学考察强国迈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期望能够有记者的见证,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个报道的平台。

编辑:王文英   作者:刘洋 潘毅  来源:广西新闻网  【打印】  
下载广西新闻网手机客户端
相关文章